那些年,火影那点事

火影真的完结了,说完结就真的完结了。 火影连载了十五年,我在04年时候第一次接触到火影忍者的漫画,距今已经十年了,下面是一个与火影共度了十年的漫迷的絮絮叨,随便扯点。 最早是在初中学校旁边租书店看到这部漫画的,当时我们这群小屁孩都没听过火影这部漫画,我只是觉得封面的角色有点龙珠画风的感觉,就借来看了。对,这就是命运中相逢的第一次。 后来看了些访谈,果然鸟山明对岸本齐史有很大影响,难怪早起画风有点龙珠的感觉。第二部疾风传开始后,感觉整体画风明显变得干净了不少,其实还是更喜欢早期的画风。 早期的时候,因为火影整体的国内人气还不是很高,漫画中的角色还有其他翻译,比如鸣人,有翻译成鸣门的,卡卡西,有按照意思翻译成稻草人的( »

一个陌生人的自杀

早晨醒来,打开微博看世界杯决赛的结果,德国加时1:0战胜了阿根廷,有点心疼自己唯一一次足彩下注的50元。我不是足球迷,这届世界杯一场比赛也没看,所以这随风逝去的50元就让他随风去吧。接着,看到了@李沐M转发的一条微博: 虽然缺少上下文,但是看着这些转发的语言,估计可能又是一位自杀者的留言,前一位转发者提到原文作者是学CS的,一种同行相惜的情愫顿时涌上心头,在我看来学习Computer Science的人都是有着清晰严密逻辑热爱冷静分析的,怎么会想不开自杀呢,所以顺着看下去了,于是,也就有了本文,本博客很久没更新的一篇。 以下是原作者的长微博原文: 想来作者是因为爱情自杀,文中他有一个理论, »

考研二三事

考研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此去经年,距离我参加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已经整整一年了,有人说考研是人生的一份财宝,有人说考研是一次人生洗礼,在我看来,考研只不过是一场考试,给那些没法保研和想改变人生的人一次机会,倘若赋予其过多意义,也就是考研期间寂寞时,当个心灵鸡汤励志一下罢了。  最开始我是准备新闻传播的考研,当时估计对新闻传播有点兴趣,或许还有鲁迅弃医从文救国的一点自以为是的抱负吧。大三上和大三上时跨院系选修了三门新传的课,最大的感慨除了上课女生好多,就是思维方式不一样。《传播学名著导读》一课中有一次老师和学生们尝试使用已有的传播理论套在当前的网络舆论传播中(我已经记不太清楚是哪一本书,回去看了一下,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李普曼写的《公众舆论》 一书),老师和学生们讨论的很热烈,但是我完全无法理解, »

书写和记录的价值

今年过完年之后就忙于准备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和毕业论文,就这样转眼到了5月份。而在5月底我又入手了一直心仪的Xbox360游戏机,一台我08年买PS2时就无比想拥有的游戏机,也许是作为一名长期TV Gamer的良心,我决定从正,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各种淘二手正版游戏和玩游戏,于是转眼我最后的暑假就这样结束了。 写这么长的第一段只是想说明,我的博客在2月份之后毫无更新的这半年里我干了什么。而今天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契机是因为在豆瓣阅读里看到一个好友居然发表了一个中篇作品《口吃大作战》,作者是thez,也就是国内知名动漫游戏向论坛S1的知名“正经侠”,因为他的帖子大多以书评书籍推荐和电影赏析相关,其所表现出的深厚文化涵养和对于文学二次元作品的爱,在这个死宅聚集的论坛中如同一缕清风般的存在,所以不知不觉“正经侠”这个称呼就传开了(以上内容为我脑补= =)。 为什么如此关注或者说或多或少地关注他,是因为我曾经从他那边以相当低的价格买过《宇宙兄弟》 »

数字阅读的时代已经到来——国内电子阅读横向对比

先说点其他的东西,来做个铺垫 三年半前,当我刚刚进入大学时,学校参照国外的Freshman Seminar搞了个“新生研讨课”,我选中了一门只有15个人的 “高科技产品探究”的课程,说到底内容就是玩高新产品将体验和讨论发展,当然了大一菜鸟基本上都是除了想象力没有多少能力的。当时提供每组玩一个星期的产品分别是HTC Hero,iPhone3G,MacBook Pro和Kindle DX,以当时我们大一新生的眼光在国内最有发展前景的就是HTC Hero代表的Android手机,最不看好的就是Kindle,15人中大约只有两三人看好电纸书,因为无论是国人的阅读习惯还是购买虚拟产品的习惯,Kindle所代表的电纸书都无疑不占任何可观前景。 当时我对于电纸书代表的数字阅读是完全不看好的,但我也没想到现在自己更倾向于数字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