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二三事

考研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此去经年,距离我参加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已经整整一年了,有人说考研是人生的一份财宝,有人说考研是一次人生洗礼,在我看来,考研只不过是一场考试,给那些没法保研和想改变人生的人一次机会,倘若赋予其过多意义,也就是考研期间寂寞时,当个心灵鸡汤励志一下罢了。  最开始我是准备新闻传播的考研,当时估计对新闻传播有点兴趣,或许还有鲁迅弃医从文救国的一点自以为是的抱负吧。大三上和大三上时跨院系选修了三门新传的课,最大的感慨除了上课女生好多,就是思维方式不一样。《传播学名著导读》一课中有一次老师和学生们尝试使用已有的传播理论套在当前的网络舆论传播中(我已经记不太清楚是哪一本书,回去看了一下,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李普曼写的《公众舆论》 一书),老师和学生们讨论的很热烈,但是我完全无法理解, »

书写和记录的价值

今年过完年之后就忙于准备研究生考试的复试和毕业论文,就这样转眼到了5月份。而在5月底我又入手了一直心仪的Xbox360游戏机,一台我08年买PS2时就无比想拥有的游戏机,也许是作为一名长期TV Gamer的良心,我决定从正,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各种淘二手正版游戏和玩游戏,于是转眼我最后的暑假就这样结束了。 写这么长的第一段只是想说明,我的博客在2月份之后毫无更新的这半年里我干了什么。而今天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契机是因为在豆瓣阅读里看到一个好友居然发表了一个中篇作品《口吃大作战》,作者是thez,也就是国内知名动漫游戏向论坛S1的知名“正经侠”,因为他的帖子大多以书评书籍推荐和电影赏析相关,其所表现出的深厚文化涵养和对于文学二次元作品的爱,在这个死宅聚集的论坛中如同一缕清风般的存在,所以不知不觉“正经侠”这个称呼就传开了(以上内容为我脑补= =)。 为什么如此关注或者说或多或少地关注他,是因为我曾经从他那边以相当低的价格买过《宇宙兄弟》 »

数字阅读的时代已经到来——国内电子阅读横向对比

先说点其他的东西,来做个铺垫 三年半前,当我刚刚进入大学时,学校参照国外的Freshman Seminar搞了个“新生研讨课”,我选中了一门只有15个人的 “高科技产品探究”的课程,说到底内容就是玩高新产品将体验和讨论发展,当然了大一菜鸟基本上都是除了想象力没有多少能力的。当时提供每组玩一个星期的产品分别是HTC Hero,iPhone3G,MacBook Pro和Kindle DX,以当时我们大一新生的眼光在国内最有发展前景的就是HTC Hero代表的Android手机,最不看好的就是Kindle,15人中大约只有两三人看好电纸书,因为无论是国人的阅读习惯还是购买虚拟产品的习惯,Kindle所代表的电纸书都无疑不占任何可观前景。 当时我对于电纸书代表的数字阅读是完全不看好的,但我也没想到现在自己更倾向于数字阅读。 »

我的偶像们

实际上用“偶像”一词是不符合我的价值观的,我始终都是反对偶像崇拜的,毕竟偶像崇拜会容易让人失去理性的价值判断。想来可以用“欣赏”一词代替,但是又觉得不妥,毕竟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用“欣赏”一词未免太过自抬身价。一般而言,对于别人的欣赏,往往是自我欣赏的一个折射,倘若太过耀眼和不可攀,那应该用“膜拜”一词。 说了一通邹巴巴的废话,下面是正题: 高德纳 Donald Ervin Knuth »

当我们开始遗忘,青春也就不再了

今天看新闻,说一个13岁的少年去洗浴 中心接受了性服务,自称没有控制住,我不免在心里吐槽一句,小家伙年纪轻轻的就懂的这么多了啊。这时,联想到昨天晚上看到一个12岁即将上初中的小姑娘在《非常了得》连对六题最终获得欧洲三人游的大奖,她是节目开播来几百名选手中第十个获大奖的显然也是最年轻的那一个,其实我在她上场答题时,心里就难免小觑其阅历不足,恐怕答不了几题就被淘汰了,但是我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成年人尤其是中老年人容易犯的错误,过分相信自己的经验和阅历,从而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这时我就联想自己在初中那个年纪时懂了些什么,小学初中的时候对于两性话题异常感兴趣,主要那个年代大多数小孩不怎么会用电脑,互联网没有像今天这发达和便捷,相对而言,还是处于一种消息闭塞的状态,家长不说,老师不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