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5,那些电影·书·漫画·音乐·游戏·小事

窗外的雪悉悉索索地下着,据说南京遭遇了25年以来最冷的一天,我总觉得下雪的时候,最适合发呆和怀旧。回味2015年,遇到了一些人,学到了一些知识,发生了一些故事,每个人总要对自己的一年生活做些总结,所以我准备用这过去的一年所看的电影,所读的书,所读的漫画,所听的音乐等等来刻画这逝去的一年。 我的年度电影 本着严肃的态度,我仔细统计了一下,2015年我一共去了30次电影院看了29部电影,唯一一部看了两次的电影是《大圣归来》,而我的年度电影也就是这部电影。实事求是地说,这部电影在线下所引发现象级故事发展比电影本身的故事更为精彩。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宣传是在6月底的北京三里屯,大概就是日后出名的三里屯优衣库附件的路边宣传栏上,差不多就是下面这张图: 后来上映的故事想必大家都或多或少记得, »

那些年,火影那点事

火影真的完结了,说完结就真的完结了。 火影连载了十五年,我在04年时候第一次接触到火影忍者的漫画,距今已经十年了,下面是一个与火影共度了十年的漫迷的絮絮叨,随便扯点。 最早是在初中学校旁边租书店看到这部漫画的,当时我们这群小屁孩都没听过火影这部漫画,我只是觉得封面的角色有点龙珠画风的感觉,就借来看了。对,这就是命运中相逢的第一次。 后来看了些访谈,果然鸟山明对岸本齐史有很大影响,难怪早起画风有点龙珠的感觉。第二部疾风传开始后,感觉整体画风明显变得干净了不少,其实还是更喜欢早期的画风。 早期的时候,因为火影整体的国内人气还不是很高,漫画中的角色还有其他翻译,比如鸣人,有翻译成鸣门的,卡卡西,有按照意思翻译成稻草人的( »

小时候,我的志愿是长大后当一名漫画家

最近重听李寿全的《8又二分之一》,有着以前没有过的感慨,里面有这样一首旋律欢快的歌《我的志愿》,歌词这样写道: 很小的时候 爸爸曾经问我 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我一手拿着玩具 一手拿着糖果 我长大后要做总统 六年级的时候 老师也曾问我 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爱迪生的故事 最让我佩服 我长大要做科学家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长大以后 认识的人越来越多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我才知道 总统只能有一个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我才知道 科学家也不太多 歌词是如此的贴切写进了我的心里,就如这篇文章题目一样, »

这是一个没有高富帅和矮穷挫的世界

请原谅我用了这么一个恶俗的标题。 上周末同学来玩,虽然是一个学校同一届的,却因为院系不同的缘故,分住在不同校区,当然我很羡慕他,可以住在人文环境更胜一筹的老校区。 聊了一些大学三年来的事情以及未来的打算,顺便交流一下最近看的漫画,他极力向我推荐了安达充的作品。想来也是啊,从我最早接触漫画开始,就听闻过这位大师的名气,奈何我无法忍受一个他的作画特色,可能是早年对于平井囧丝脸深恶痛绝,一般不愿意碰那种同一作品中人物相貌过于相像,甚至不同作品中的主角几乎都长着一张相同的脸。这么一来,少年Sunday旗下的几大支柱都被我否决了,好吧,死神小学生什么的还是带有一点童年回忆的东西,姑且不算吧。 安达充的作品那么多,我知道就有成名作《Touch》以及《 »

令人敬佩的漫画之神——读《我的漫画人生》有感

大概才开始接触日本漫画时,就知道了日本的漫画之神,不是那位创作了为全世界疯狂的 《龙珠》的鸟山明,也不是用《SLAM DUNK》感动一代人的井上雄彦,而是《铁臂阿童木》 、《森林大帝》的作者手冢治虫。 为什么是他?小时候的我挺难理解的,那过于卡通类似迪斯尼的人设,而不是典型日式的美型造型实在让我难以接受,在慢慢接触更多的ACG文化之后,我不得不佩服,纵然鸟山明、井上雄彦、尾田荣一郎、松本大洋、谷口治郎等大师在不同的领域都做出了杰出的成就,但是手冢治虫,只有手冢治虫才有资格问鼎神的宝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