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5,那些电影·书·漫画·音乐·游戏·小事

窗外的雪悉悉索索地下着,据说南京遭遇了25年以来最冷的一天,我总觉得下雪的时候,最适合发呆和怀旧。回味2015年,遇到了一些人,学到了一些知识,发生了一些故事,每个人总要对自己的一年生活做些总结,所以我准备用这过去的一年所看的电影,所读的书,所读的漫画,所听的音乐等等来刻画这逝去的一年。 我的年度电影 本着严肃的态度,我仔细统计了一下,2015年我一共去了30次电影院看了29部电影,唯一一部看了两次的电影是《大圣归来》,而我的年度电影也就是这部电影。实事求是地说,这部电影在线下所引发现象级故事发展比电影本身的故事更为精彩。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宣传是在6月底的北京三里屯,大概就是日后出名的三里屯优衣库附件的路边宣传栏上,差不多就是下面这张图: 后来上映的故事想必大家都或多或少记得, »

我的偶像们

实际上用“偶像”一词是不符合我的价值观的,我始终都是反对偶像崇拜的,毕竟偶像崇拜会容易让人失去理性的价值判断。想来可以用“欣赏”一词代替,但是又觉得不妥,毕竟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用“欣赏”一词未免太过自抬身价。一般而言,对于别人的欣赏,往往是自我欣赏的一个折射,倘若太过耀眼和不可攀,那应该用“膜拜”一词。 说了一通邹巴巴的废话,下面是正题: 高德纳 Donald Ervin Knuth »

唱自己的歌

上学期听罗大佑的歌,深深地被他歌曲中传达的对当代社会现状的关注/对政治的控诉/对时光流逝的感叹这些主题所吸引,这些歌曲不同于当下商品化经济中的流行歌曲,不是那种只关注个人之间流于肤浅的谈情说爱。 这种在歌曲背后浓浓的人文主义关怀,歌以载道的精神让我痴迷不已,于是我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去听海峡对面那些80、90年代的歌曲,自然而然地我了解到了这场轰轰烈烈的台湾民歌运动。 70年代,随着大陆政权取代台湾政权获得联合国合法席位,随着美国与大陆政权的关系日益紧密,台湾不得不面对即将到来的一系列“外交溃败”,之后强权统治的蒋介石逝世,而当局却继续“党禁”“言禁”,尽管官方一直在宣传着“庄敬自强,处变不惊”,但整个社会处不免感到压抑、彷徨、迷茫, »

从《亚细亚的孤儿》浅谈罗大佑

以前就很喜欢听罗大佑的歌曲,但是直到最近当我了解到罗大佑创作歌曲的背景以及他的歌曲中所蕴含的浓厚的人文气息时,我越发得深深爱着他的歌曲。 以《亚细亚的孤儿》为例,以前听这首歌时,只是感觉到曲调的悲凉,但最近了解到其创作背景后,愈发地崇敬这首歌。记得初高中课本上有一张著名的图片是《乔的笑》,说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赶走了国民党的“伪政权”,重返联合国时乔冠华发自内心的笑。每当我看到这一幕时都心生澎湃,觉得这是我们华夏儿女扬眉吐气的一天,但近来阅读了一些反映当年事件的书之后,反而觉得这件事并非那么完美。70年代末,中美建交,美国等许多国家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台湾还退出了联合国的席位。当时在台湾,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和无归属感笼罩全台,他们仿佛如没有人认领的孤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