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没有高富帅和矮穷挫的世界

请原谅我用了这么一个恶俗的标题。

上周末同学来玩,虽然是一个学校同一届的,却因为院系不同的缘故,分住在不同校区,当然我很羡慕他,可以住在人文环境更胜一筹的老校区。

聊了一些大学三年来的事情以及未来的打算,顺便交流一下最近看的漫画,他极力向我推荐了安达充的作品。想来也是啊,从我最早接触漫画开始,就听闻过这位大师的名气,奈何我无法忍受一个他的作画特色,可能是早年对于平井囧丝脸深恶痛绝,一般不愿意碰那种同一作品中人物相貌过于相像,甚至不同作品中的主角几乎都长着一张相同的脸。这么一来,少年Sunday旗下的几大支柱都被我否决了,好吧,死神小学生什么的还是带有一点童年回忆的东西,姑且不算吧。

安达充的作品那么多,我知道就有成名作《Touch》以及《H2》,《美雪美雪》,《四叶游戏》等等,可能是觉得26卷的《Touch》有点长,就决定先从他成熟时期,近些年受好评的《四叶游戏》开始看吧。从PT站点下载港版扫描本(从感情上其实更偏爱台湾青文版,因为我更能接受“欧吉桑”而不是“正蠢材”,奈何只能搜到香港天下版)后,就放入了我那心爱的小平板里,于是上课看,下课看,睡觉躺在床上看,很快今天就读完了。下面是一些感慨,可能或多或少有点剧透吧

我一直觉得动漫这种艺术表达形式是偏向于理想主义乃至充满幻想色彩的,就好像我们会对真人出演的特摄片奥特曼之类的感觉冲击力更大而不是随便就能上天下地的超能力动画,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细节就是动漫作品中那些长着亚洲面孔的角色的头发颜色五彩斑斓却丝毫没有违和感,相较之下,漫展上那花花绿绿的假发却总是感觉那么违和……

安达充笔下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虚构的纯净世界,简单几笔的人物外形,干干净净的背景,没有过多的面部细节刻画,虽然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我们对于人物心理的把握以及让某些面盲的人搞不清现在分镜里的是谁(比如我),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十分干净的画面却让我们能将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到剧情和对话中,也非常适合他作品一贯的小清新青春风格,这比某大暮漫画家那美伦的画面糟糕的剧情要好多了。

安达充的作画风格非常像漫画之神手冢治虫,无论是卡通抽象式的人物描绘和不时夸张的动作,还是在漫画中经常不知哪里就冒出来的作者本人的形象以及关于编辑部,交稿的吐槽,这种让人会心一笑的彩蛋也正是动画化难以表达,这或许就是我为什么更偏爱漫画的原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对分镜艺术的喜爱)。

虽然安达充的成名作《Touch》被翻译成《棒球英豪》,但我们都知道安达充的作品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体育漫画,体育是载体,青春才是内容,它不会是《灌篮高手》的热泪盈眶,不会是《足球小将》的漫漫升级路,更不会是《网球王子》的科幻黑科技,它有的只会是淡淡的青春回忆,或是喜悦或是怀念或是几滴泪珠。我们无法去吐槽安达充那主角的兄弟姐妹必有一死的设定,但真当我读到那一刻时,我真的被震撼了。《四叶游戏》的第一卷就把女主角月岛若叶送走了,这样一个近似完美的邻家女孩形象就在作者笔下凋零了,以至于当漫画中电视新闻播报出月到若叶的死讯时,我还难以接受。不会吧,难道没有什么收集齐七颗X珠就能复活主人公的设定?不会有什么X土转生让我们再看几眼可爱小女孩的秘技?不不不,这是一部讲述青春的温馨作品啊,没有什么超能力和爆表的战斗力,更没有逆天的倒流时空的能力,那一刻我真的没能坚持住,这种震撼不同于一个明明已经被爆头的BOOS突然诈尸出现刷时髦值的感觉,这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作为读者只能接受这份注定悲伤气氛的作品设定。所谓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

后来的剧情发展,真的女主角浮出水面,就是若叶的妹妹,对男主角十分在意有经常斗嘴打骂的月岛青叶。时光就这样慢慢的在他们一群人之间漫漫溜走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他们中有热爱棒球的一位位少年,有无比喜爱若叶的好男人赤石,甘愿为了若叶的遗愿而当男主角小光的绿叶,他那木讷的表情仿佛那些在我们读者身边的低调忠厚男;有值得信赖的第四棒东,那张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脸却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有爱出风头的千田;有人小鬼大的红叶;有爱做梦的监督……这是一个没有高富帅,没有矮穷挫的世界,人人都有自己的梦想,人们不追求那些物质的欲望,有的只是能打进甲子园的渴望,男主角作者给了他那傲人的投球技术和速度,但很多方面他却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光辉,这种没有急功近利的理想主义真是让人羡慕啊。作者在最后也没有挑明主角们最后的感情归属,甚至连甲子园的场景都没有绘制出来,其实故事到这里就够了,不是所有的主角都会必胜,都会得到心爱的另一半,人生中充满了失利与不可测,遗憾很多时候却是青春最好的注脚。

不知从何开始高富帅屌丝的字样席卷网络,这是一个变革的年代,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还在经济复苏和欧债危机中苦苦挣扎,无论西方还是国内一片对于中国未来的赞誉,仿佛一瞬间,中国——这条沉睡百年的巨龙就要腾飞了。我们知道了LV,爱马仕,香奈儿,Dior,拉菲……我们满世界消费旅游吐痰,我们在APP store里完成了第250亿次下载,这一切像极了新井一二三的那本《我这一代日本人》,七八十年代的日本跟如今的中国一样经济在飞速的发展,只是不知道中国会不会也像日本一样后来经历经济衰退呢。其实上文的“我们”不包括我们,那些是有钱人的专属,贫富差距的增大在给网上的言论带来了不良风气,我们讨厌富二代,讨厌官二代,讨厌那些没文化的炫富女,你一言我一语,从祖宗十八代到生殖器官全部问候一遍,这种几乎零成本的网络暴力或许是这个动荡变迁的时代最好的写照。

当漫画照进现实,理想主义是这么不堪一击,我很喜欢姚非拉的微博自我介绍“漫画家不是万能的,但漫画是万能的”,我很喜欢这种热血的风格,但现实的残酷让安达充笔下的那个宁静单纯的青春世界是如此乌托邦。说真的,我很羡慕那些角色们的生活,但超脱物质的存在只是存在于人们的幻想中罢了。

在我这青春岁月最后的暮年时光里,我读完了《四叶游戏》,我想到了好多,有去年读完《东京80年代》的钻心痛楚,有台湾70年代的“唱自己的歌”的民谣运动,有黄舒骏歌里那个令人憧憬的《未央歌》中的世界,有自己对未来之路的迷茫,还有自己21年来的单身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