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的志愿是长大后当一名漫画家

最近重听李寿全的《8又二分之一》,有着以前没有过的感慨,里面有这样一首旋律欢快的歌《我的志愿》,歌词这样写道:

很小的时候 爸爸曾经问我 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我一手拿着玩具 一手拿着糖果 我长大后要做总统

六年级的时候 老师也曾问我 你长大后要做什么

爱迪生的故事 最让我佩服 我长大要做科学家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长大以后 认识的人越来越多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我才知道 总统只能有一个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我才知道 科学家也不太多

歌词是如此的贴切写进了我的心里,就如这篇文章题目一样,小时候,我的志愿是长大以后当一名漫画家。人小的时候,思考事情总是很淳朴很单纯,只要觉得好玩的事情就会去做,往往不会像长大之后会去认真思考其中的利益得失。当时不知道是因为很喜欢动画片中好人有好报,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理想主义,抑或是纯粹喜欢画画这个过程,5、6岁的时候就喜欢拿着水彩笔在纸上胡乱涂鸦。再后来,我进入了小学,报过奥数班,报过书法班,还报过象棋班,但唯独我一直很喜欢画两笔的美术,我从来没有报过相关的任何兴趣班,没有进行过任何系统的学习。这个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文化课成绩还不错,也像上面的歌词里说的一样,当老师同学问我长大以后要干什么时,我总会抬头挺胸地回答道:“长大以后,我要考上清华,当爱迪生、爱因斯坦一样的科学家!”或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意识到长大当漫画家是吃不饱饭的。

虽然我一直很努力学习文化课知识,但仍然很喜欢看动画片看漫画。五年级后,当时班上经常有出手抄报的作业,每次手抄报收上去之后都会有评比,老师会按照版面设计内容等多方面因素评出一二三等奖,并且将优秀的手抄报贴在教室后面,那时我发现班里文化课好的往往出的手抄报不是版面设计平淡无奇,就是一堆一堆文字的堆砌,而那些学过国画油画的学生出的手抄报几乎全是满页的画,看不到多少文字内容。而我出的手抄报自认为在版面美观度和内容实用度上能做到较好的均衡(那个时候还自己编侦探故事,让同学们找凶手= =),于是我每次都被评为一等奖(说到这里不得不内疚一下,有一次我的创作灵感枯竭,做出的手抄报无论是版式和内容我都极不满意,不过那次老师还是为了鼓励我,也为了照顾我幼小的自尊心,还是给了我一等奖)。在这样的良性刺激下,每次的手抄报作业我都是绞尽脑汁,投入120%的努力去做,虽然那些所谓的评奖没有任何奖状,也不会有任何的加分,但那时候我一直以此为豪,并且深深乐在其中。

五六年级时,可以去县城里的图书馆借书,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少年漫画》杂志,依稀记得赵佳,颜开这些名字,那时候游素兰在上面有专栏连载教你如何画漫画,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画黑白漫画不是一张纸,一只铅笔就行的,还需要有类似钢笔的画笔,网纸,墨水。看着那些对于小学生的我而言昂贵的漫画工具,经常幻想哪天能有机会按照杂志上面的地址去邮购一套回来。

后来,我上了初中,除了每天的作业题目,业余活动就是在宿舍里跟舍友一起玩游戏王和租漫画看,想起来那是我这二十余年生活中最无忧无虑最快乐的时光。再后来,我上了高中,慢慢慢慢我也知道自己要想考上清华除了考试时需要保持极佳的身心状态外,还得有点运气。高中除了每个周末用教室里的多媒体讲座电脑玩拳皇和用投影仪看电影外,几乎就没有时间去看什么动画了,更别说有闲暇功夫画点东西。再后来的后来,故事很明显,我没能考上清华,我来到了南大,我也发现自己不是一块能耐得住寂寞蹲在实验室潜心搞科研的人,或许关于漫画家的那点儿时想法早已淡忘的差不多了,直到上个月清明回家,又勾起了我一点儿时回忆。

上个月清明回老家,得知读高二的堂妹选择了考艺术生美术专业方向,说真的,突然,我很羡慕她。高中时被传统的应试教育灌输了“只有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才会去学艺术”这种固定思维,但上了大学后,人生观价值观阅历都有了深刻变化,反思过去几年的教育,我深刻体会到传统的初中高中教育是那么的浪费时间。将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了一遍又一部分复习做题上面,而忽视了学生人生观价值观的建立,甚至在学生中营造了一种“只有理科学不好的人才去学文科讨巧,只有学习成绩不好的人才去学艺术”的病态价值观。翻了翻堂妹的素描册,画得很一般,没有去问她是不是真的喜欢画画还只是想用来作为高考的一条捷径,只是打心底很羡慕她能在繁重的课业下拿着画笔在纸上画画。

几周前买了一块廉价数位板,看着自己以前只能在想象中体会的绘画用笔,网纸等等在Comic Studio里轻松实现,看着自己以前只能在纸上画的东西能电子化,能在显示屏上显示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童年……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长大以后 认识的人越来越多

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我才知道 每个人都差不多

是啊,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